咨询电话
立即拨打

博仁考研

如何运用创伤知情团体干预技术有效预防教师压力?(节选) | 博仁考研

日期:2019-08-22 作者:博仁考研  阅读量:190

第三届团体辅导与咨询论坛:Christopher J. McCarthy

 

2019年8月10日,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教育心理学系教授Christopher J. McCarthy就“如何运用‘创伤知情’团体干预技术有效预防教师压力?”发表主题演讲。演讲节选如下:

谢谢大家,很高兴来到这里。我今天要给大家讲的主题是关于教师以及他们在教学生活中面临的压力,我也会介绍我们如何运用团体工作帮助他们干预在工作中遇到的压力。

世界各个地方的教师群体都面临非常大的压力。在美国,人们认为教师是很受尊重的,是一个有价值的职业。但是,很多人对老师这个职业仍然抱着怀疑的态度。因为部分人认为,老师需要有很多规则去监控他们,以确保他们能够恪尽职守。所以,这就让我个人开始产生兴趣去研究老师到底有什么压力。在2000年的时候,美国出台了一项法律是监管老师的,给老师制定了很多的规则。我和我的同事就对此产生兴趣,这样一项法律出台,会对老师造成什么样的压力、产生什么样的影响。于是我们进行了一项研究,研究结果显示教师的压力主要来源于对教师的要求与教师所拥有资源不匹配。当然我们相信团体干预工作对教师是有帮助、有支持的。

去年我在论坛上曾经提到过,我组织开展过一些干预小组,教这些教师如何面对他们的压力,比如教他们如何运用正念去处理自己的压力。其中,我们发现,老师的资源和要求中一个很重要的议题是创伤。我们这里提到的创伤是指学生们自己经历的创伤,这些孩子们如果经历创伤,他们会有自己的呈现。但是同样,因为孩子们带着创伤给教师带来很大的压力,而大家看到这个大写的数字64%,由美国疾病控制中心他们提供的。这是一个可能性的数字,就是说,校园里64%的学生他们至少拥有一次或一个创伤的可能性。

创伤的受害者通常都会呈现出一种求生存的状态,一种在心理上自我封闭的状态,或者他们会跟别人产生冲突,而这些他们呈现出来的状态都是他们应对创伤的方式。很不幸的是,这些青少年和儿童认为这些方式是应对创伤最好的方法,但是他们带着这些情绪来到教室的时候,老师会误解为这些孩子是有意这么做的,而当这个老师一旦认为孩子是有意捣乱的时候,他们会采取相应惩罚的措施。这对教师是不宜的,因为他们的工作要求和难度提升了,对于学生也是没有好处的,因为他们感觉自己不被理解。因此,学生和教师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境地。我们要给老师的帮助就是让他们识别,什么样的学生是处在创伤之中的。我也会运用团体的技术帮助教师他们更好地应对学生有创伤的情况。我们这个团体工作只是针对教师进行,但是我们跟一些机构协作工作,机构给孩子们提供一些辅导咨询,这个方式就是我们今天的主题,叫“创伤知情”。提供这个服务是面向教师、学生以及他们的家长,而我们的部分工作只是用团体来跟教师工作。但是在学校里面,我们还有其他一些咨询师是跟孩子和他们的父母工作的。所以,我们希望借助这样的工作方式,从整体上帮助学校的教师减少压力。

Powered by iwms 6.0